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七月,相守彼此的泪雨滂沱
七月,相守彼此的泪雨滂沱

.
七月的阳光好像已经没有那般刺眼,经过白色纱窗的过滤下显得异常的柔和。我躺在白色空间里的一张白色的
床上,看着这存在在我生命里屈指可数的阳光泪湿了眼。彼此相守的不是约定,而是彼此泪雨滂沱的回忆,我要带
着着这些跟你有关的回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旅行,也许会很久,再也许永远都不会回来。


我不想在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感觉那么痛。


我一直以为只有南方才有矮矮的像香樟一样把整条街道都遮掩住,耀眼的阳光透过这些树叶星星点点的洒落在
慵懒的街道,慵懒的人。我一直不喜欢出门,可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不得不远行,在远行的旅途中,我看到原来在好
多地方也有那样的树,那样美的树。


在郑州有这一种叫做法国梧桐的树,我刚去郑州这座城市的时候。被这样的树震撼了。在出租车里往外面望去,
就感觉自己到了夏至未至里立夏去的那座城市。我在想我是不是也会在望向窗外的时候看到爱我的傅小司。


郑州是一座古城所以这里的树也许很久以前就已经存在了吧,树很粗,看上去就觉得很古老,古老的觉得大自
然原来就在自己的身边。我走在七月的树荫下,感觉不到阳光的炙烤,只听到树叶被风吹过的声音。


我在这里想起了远在异地的盎竺,,心里满载者自己曾经许给他的好多承诺,然后哭了。我害怕自己实现不了
自己的承诺。可是我却一直在许给他那些根本无法实现的承诺。


我是一个病孩子,一个永远都不知道好好保护自己的孩子。我肆意的打乱自己的生活,那时候的我向别人炫耀
这我的活力,我的嚣张跋扈。


盎竺总是在半夜骂还在网上游荡的我,然后我就取消对他的隐身可见告诉他我下了。盎竺还总是说叫我好好吃
饭,去户外运动,好好照顾自己。盎竺开始叫我去跑步,知道我不动的时候把跑步降低到散步。等我不想散步的时
候就降低到好好吃饭。直到后来我连饭都懒的吃。盎竺就是这样,一直宠着我,即使他知道这是溺爱。可是他就是
见不得我吃苦。


每当我饿的不行的时候告诉他我在外面遛达,他就会很高兴很差异。「呀?今天是怎么了?想动了啊我的大小
姐。」然后我丢给他一个字:「切。」


盎竺喜欢观光喜欢旅游,喜欢去很多他想去的地方。盎竺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赚很多钱带着我离家出走,去各
地游览,我告诉他,要去你自己去,你给我一两居都行,我在家赚钱给你后援。出走够了就回来。他无精打采的奥
一声,象个孩子。


有一天我问盎竺:如果有一天我生病了怎么办。盎竺说:给你看病啊,然后守着你。我说:你说的哈?盎竺说,
:嗯。我说的、我说:不许反悔。盎竺说:不会反悔。我笑了。最后我问:如果看不好呢?盎竺说:傻丫头,怎么
想那么多。然后我抱着自己哭了。


我告诉盎竺:我觉得哥哥跟山一样,有我哥哥在,我什么都不怕。盎竺说:山也有阴影。我说:我知道。我说
:我好像很不平衡我不想让哥哥把爱分给别人。过去哥哥一直疼我。可是现在哥哥有了女朋友觉得自己北抛弃了一
样。盎竺说:是不是感觉爱被分割了?我说:分了好多。盎竺告诉我:将来会有人替他们爱你的。盎竺不会知道当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没有看到他的名字。会有人?谁呢?不是你吗?


我问过哥哥:我跟她女朋友谁比较重要。哥哥说:都重要。说不可以比较。我说:如果在哥哥跟盎竺之间选择
我就会选择哥哥。哥哥说:等以后你就会知道了,你问的问题多么的傻。他是陪你一辈子的人,知道吗?


我哭了。哥哥没有看到我的眼泪。我说:等哥哥将来结婚了,有了孩子之后我就排在最后面了。哥哥说我幼稚。
我说:如果我一直拖着你呢可以吗?哥哥说:可以啊,当然可以。我说:如果嫂子不愿意呢?哥哥说:那就不是他
说了算了。我笑了。我想即使可以我也不会拖着哥哥的,因为我想看到我爱的人幸福。只要他们幸福,我做什么都
愿意,即使是放弃整个世界或者让整个世界放弃我。


盎竺一直说他总觉得跟我之间有一种距离,他无法逾越。盎竺说,为什么我总是让他觉得若即若离,近在眼前
却又远在天边。我只是笑笑,然后默不作声。我没有告诉盎竺,我不想在我离开的时候他感觉那么痛。


我想给你很多,可是我什么都给不了。


我独自坐车回家,在去长途汽车站的路上我已经闻到了家乡的味道。在一路公交的后排车座上,我居然看到了
树。我才发现原来我们北方也有这样漂亮的树。


北方的树跟南方还有中原的不同。北方的树高高的。这种树叫做槐树。在我家也有,春天便会开出槐花的树,
每到春天的时候村里街道便会香飘四溢。小孩子就会爬到树上去采摘,这种树的花是可以吃的,甜甜的。


我歪着头看着窗外这样的树,原来我的家乡也可以这样美。也会有慵懒的被洒满星星点点的斑斓。透过树叶可
以看到好多个太阳,或者被分割过的太阳。


长时间的旅途已经让我疲惫不堪。我背着电脑包,无力的朝家的方向走去。我的身体已经日渐虚弱,我拼命的
在张望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的每一颗小草,每一种生命,都让我觉得那般的怜悯。我看到那些不珍惜自己的人就觉
得悲哀,也是在悲哀自己吧。


我告诉盎竺,不要联系我,不要找我。盎竺问我为什么。我没有回答。我不想让盎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在盎
竺的记忆里,七月永远是那个有多动症的孩。活力四射,漂亮的可爱的永远顶着齐刘海,说自己才貌双全,脸皮厚
的不行的女孩子。盎竺一直说我那么不喜欢动怎么总是坐不住,总是摇摇晃晃的。我只是撇嘴给他看。


现在呢?我,杨七月。发黑的眼睛。眉头的乌云吹都吹不走。头发散漫的胡乱扎着,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跟
过去的杨七月比起来判若了不知几人。


我来到北京,北京已经跟过去的北京不一样了。我只记得小时候我特别讨厌北京。拽着妈妈的手就要走,一刻
都不肯停留。在我你印象里大城市总是很缺绿色,那些有生命的活生生的东西,在我看来,北京除了每天的早出晚
归的人是活的,别的几乎都是机器了。


北京的人很白,人们都说北京的水养人,还记得一南方的室友说北京的谁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南方的水养人。
她也许不知道,北京的人生活节奏快的让人感到震撼,上班的人早早的出门打上公交车,在太阳未出之前到达公司,
在太阳落山之后回家。一天都看晒不到太阳,人能不白吗?


坐上T10 ,到达玉泉路。在那里散步,我看到了好高的树,很高很高,跟南方的树很不一样,听说这种树叫做
柏树。我也不知道叫什么,我觉得很像梧桐树。街道很干净,没有阳光,但是依然能感觉到树带来的风和方向感。
我努力的望向远方,眼前是模糊的。即使看不见也要努力的睁大眼睛。因为肾脏的问题,视线渐渐的模糊了。


我感觉的到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呼吸,我更觉得到自己在一步一步的越走越远,我知道我的未来不会有梦了,我
知道也许有一天我会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自己存在过,带着那些不能实现的愿望一起消失。


因为拥有的少,所以想给于别人更多。也许这就是人们的通病,永远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当人失去很多
的时候,想拥有的便会变少。因为那些要拥有的对于自己来说也已经是奢望了。


过去我告诉盎竺,我想要买很大的房子,赚很多钱。去实现我的很多梦想。盎竺只是说要带她心爱的人离家出
走,去旅游,累的时候就咬她一口。我还笑话盎竺的梦想太不切实际太简单了太容易实现了。


现在呢?我只想要健康,一个可以陪他去旅游的期限,一个可以足够陪他实现他梦想的期限。一辈子。一辈子
不长,我却无法拥有。梦想?我的那些梦想,那些过去我觉得很了不起的梦想。那些我认为比盎竺的梦想难实现的
伟大的梦想。现在我觉得,盎竺的梦想才是最不容易实现的,他的梦想才真的是梦,只是想,无法实现。


人不需要很多虚荣,简简单单的跟爱的人一起一辈子。不是家人负担的一辈子,才是最美好的。我看着家人看
我的眼神,看到他们哭红的眼睛我害怕。害怕自己死不了,害怕一辈子成为别人的负担。


天黑了,我回家了。我不想住院,一个人安静的走完自己的路。我问盎竺:是不是每个人都害怕成为别人的负
担。盎竺说:怎么了?我说:我害怕成为别人的负担。盎竺说:你不是我的负担,即使是,我也乐意。我说:盎竺,
你会抛弃我吗?盎竺说:你怎么了?怎么会呢?你害怕什么呢?我说:没有。盎竺说:我养着你,你在家养孩子。
我没有说话。


我说:我想给别人很多东西,可是我什么也给不了。盎竺说:傻瓜,大家不需要你给什么东西的。我告诉盎竺
:要的。我要给爸爸妈妈好多东西,给家人好多东西。最后我把那句我还要给你好多那句话咽了下去。


人的一生不是害怕得到多少,而是害怕能不能付出。人不是害怕死亡,而是害怕死亡带来的眼泪和痛苦。我一
直觉得看着别人哭,看着别人悲伤的身影,比什么都难受。当我因为自己而难过的时候,我就不喜欢说话,不喜欢
对别人笑。直到后来我觉得我的笑容根本就没有意义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即使想哭也要笑。因为既然别人无法帮自
己承受痛苦,何必留给别人愁眉不展。


盎竺,对于我我什么都没有跟他说。即使在我很需要一个肩膀的时候,我还是选择蹲下来抱着自己。我想在他
那里寻求依靠,一个他给我的一个不会变的承诺。可是我不敢相信,因为我害怕我承受不起那个承诺以后在我面前
抽离。


一个人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伤害的到你,只要你足够的漠然,足够的对外界事物变得不再在乎。我以为只要
我足够的冷漠,我给别人留下的回忆就越少,然后等我离开的时候,就像路边被伐掉的树,不痛不痒的离开,没有
人会记得。


盎竺,盎竺,我的盎竺。


在这里我看不到日出,看不到日落。在这样偌大的城市人们的生活节奏似乎没有喘息的时候。


晚上站在天桥遥望远处的天空。记得盎竺说:天好像没有星星。我说:不是好像,就是没有。盎竺说:那就把
路灯当星星吧。然后我们看了一晚上的路灯星星。


其实盎竺的名字不叫盎竺。盎竺是我取给他的名字。盎竺的名字叫做时月。记得有一天我问他:你知道盎竺是
什么意思吗?时月说:不知道。我在地上拼写:盎竺angzhuAngel 俺猪。时月笑了,弯弯的眉毛,眼睛里闪烁着幸
福:你是我的盎竺。听到这句话我诧异了。盎竺说:以后我们的小孩儿就叫做盎竺吧。我给了他一个白眼。心里暗
自窃喜。


盎竺,盎竺,我的天使。


时月我的盎竺,也许有一天我不再在半夜网游,你再次有机会训斥我。不会再不听话几天憋在屋子里不吃不喝,
傻傻的在那里猛敲键盘。时月我的盎竺,我想在我还没有完全占据你的生活的时候,悄悄的抽离你应该不会感到很
痛吧。


当我看到医生下给家人的病危通知书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是我喜欢的颜色,很干净也很安静。
我想就这样让我干净的干脆的死掉,没有牵挂。如果上帝还怜悯我的话,我多么希望我不曾来到这个世界。


当我什么都快要懂,懂得珍惜的时候。我却没有去珍惜的机会了。时月我的盎竺,在这个七夕,我们会永远别
离。七夕是团聚的日子,也是分离的日子。我要走了,去一个很远的地方,也许会很久才会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
来。


我们约定彼此相守,我们约定一起流浪,我们说好的等老了我们就牵手去散步,去看日出看日落。我们说好的,
彼此不离不弃。可是我们的约定和承若,我却无法实现。我们相守的不是彼此,而是回忆,那些斑斑点点的泪雨滂
沱。


暂时的伤害,只想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提出分手,很借口的借口。表现的我是一个多么无比世俗的女人。


时月我的盎竺,在我说出那些借口之后,我看见他的眼睛,闪过那般耀眼的光芒。那道光芒比七月里的阳光还
要刺目。阳光刺伤了我的眼,他的眼神刺痛了我的心。


「杨七月。」时月我的盎竺最后一次念了我的名字,「我诅咒你,永远得不到幸福。」我扭过头不去看那双那
么湿润的眼睛,那双充满被欺骗的眼神。


时月,这样我就安心了。以后你还会有新的感情,遇见深深爱你的她,她会实现我没有跟你一起实现的承若。
她会陪你看日出日落,去很多你想去的很多地方。然后以后你们的小孩子就叫做盎竺。


时月,我诅咒你一定幸福。时月知不知道我在天桥上刻下了很多他的名字呢?我狠狠的刻下了那个名字,然后
吧嗒的眼泪重重的砸在那个名字上。陪你一生的注定不是我。


那个叫做杨七月的女生,会悄悄的在世界上消失。就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不会留下一丝痕迹。


我曾经想过,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山村。我们牵手相互依靠直到白发苍苍。然后你还会在我耳边告诉我:你是我
的盎竺。


我是你的天使,天使该回天国了。白色的窗帘。白色的房间。白色的床单,连阳光都是白色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