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情感小说  »  放荡不羁之花儿
放荡不羁之花儿

.
我是个淫荡的女孩,我自己也不知道送什么时候起变得淫荡,女孩子发育的早,初中的时候我就已经是个漂亮
的大姑娘了,身高也达到了170厘米以上。


在高三的时候就已经和男孩子搞在一起了,而且不止一个两个,至于有多少个我早就不记得了。第一次就被十
一个男人操了一天一夜,实际上那次是被轮奸的,那群男人是学校的学生,整天在学校逃课打架,欺负女同学。其
实我知道被他们强奸过的女孩子有十几个,只是她们都没有报案,有几个转学了,剩下的都像我一样选择沉默。


那天是周末,因为要高考了,高三的学生在晚上也要上课的。下课已经是9点了,那天正好是我值日,我们收
拾干净教室就回家,等走到校门口才发现书包忘在教室了,只好拿了钥匙去取了。拿到书包后我刚走出校门没多远,
一只拿着手帕的大手捂住了我的脸,我闻到一股药水的味道……等我醒来却发现自己全身赤裸被绑吊着,嘴里也塞
着自己的内裤,再用绳子勒着。两个男人正在玩弄我的乳房和下体,旁边还站着或坐着七八个男人。见我醒过来了,
其中一个男人早已准备好的注射器在我乳房和阴蒂上各注射了一针最后还在我手臂静脉上注射了100毫升的药水。
他们说这是让我发骚的东西,等回儿我会求他们来操我的。过了不久我就浑身不自在了,乳房和阴蒂越来越涨,好
想去抓抓可惜手又被绑住了,只有拼命的扭着身子。


打针的男人过来对我说:「看你这么难受,哥哥来帮帮你吧。」说着他就开始抓揉我的乳房,说也奇怪我的乳
房在他的抓揉下就没有那么难受了,他越抓越用力,我的乳房也也就越来越舒服。另一个男人也来搓揉我的阴蒂,
我全身一震,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渗入形骸的舒适。我随着他们的手扭曲自己的身体,我想要更多的感觉。


突然他们停下了,乳房和阴蒂一下又变地难受起来。我呜呜地向他们表示着,男人问我是不是还想要,我呜呜
地点点头。男人说不能光让我舒服,他们也要,我呜呜地向他们表示我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求他们快搓揉我的
乳房和阴蒂,我涨地难受死了。他们要我吃他们的鸡巴,我没有选择,他们把我放下来松开嘴巴的绳子,拿出内裤。
含着男人的阳具,居然没有想象中的耻辱和难受,相反的男人阳具的味道刺激着我的性神经,让我狂乱起来。我好
象天生就会口交一样舔着吃着男人的鸡巴,男人叫我含深点我就乖乖的含深点,慢慢的居然将他整根鸡巴都吃进了
嘴里。龟头卡在喉咙的感觉既让我难受又让我兴奋,男人说我是天生做妓女的好材料。我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努力
的吃着男人的鸡巴。


等我含得差不多的时候,男人说要插我我,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处女时代要结束了。但是第一次的插入却没有传
闻中的破瓜之痛,可能跟我经常自慰有关吧,没有了插入的痛苦,随之而来的就是性交的欢愉了。我淫荡的叫着,
男人也不留余力的抽插着我的肉洞。为了防止怀孕我请求男人不要射在我的身体里,他说精液一定要留在我的身体
里,如不想射在子宫里就要吃到肚子里。没办法,只好吃下去了,没想到的是男人的精液并不难吃,滑腻腻的,有
股淡淡的腥辣味,吃下去后会在喉咙里形成一种粘粘的感觉,让人想喝水。


现在男人是不会给我水喝的,给我的只有精液。所有的男人都插过了我的喉咙跟肉洞,并把他们的精液给我吃,
后来我居然回味起精液的味道,想要再品味一下。每过一个小时男人就给我注射100毫升的药水,他们说要把我
变成一只淫兽,他们会给我注射2000毫升的药水让我成为一个稍微有点性刺激就会变成荡妇的女人,他们还说
他们已经成功调教出几个这样的女人了。


第二轮的强奸主要是肛交,其实肛交并不难受,只是有点怪怪的,我的肛门可以轻松的容下男人的阳具。其实
女人的肛门是可以插进比男人阳具还大的多的东西,有时候拉出来的大便都不比男人的鸡巴小,但是想要插入更粗
大的东西就需要先调教了。


随后的时间里就是不停的口交,肛交,性交以及每隔一小时的药物注射,只是没有把精液直接喂给我吃了,而
是用个大啤酒杯装着。轮奸一直持续到第二天的中午才结束,被子已经装了大半杯的精液,这时我已经很饿了,他
们也一样饿的很。他们弄回来很多熟食,当然他们也给我东西吃,只是他们把我的食物都丢进了精液里,给我做了
个精液泡饭。我早就饿的很了,不管他精液还是食物都吃了个干干净净。下午大家都在睡觉,狂搞了一晚上每个人
都很累了,只有每个小时的注射还在,直到所有的药水的用完了。


晚上8点的时候,又开始了最后一轮的强奸,和开始的狂插有所不同,这次的重点是虐待调教,一开始是各种
样式的捆吊鞭打,他们没有鞭子,都是用皮带鞭打。然后就是灌肠,每次都把我的肠子涨到要爆裂了才让我排泄,
每次排泄完后的那种舒适感让我对灌肠既害怕又喜欢,20几次灌肠下来把我的脚都泄软了。


最后的虐待也是最残忍的,他们把我的手脚紧紧的捆在背后,嘴巴重新堵上,然后把一盒大头针都扎进了我的
乳房里,只留下了那个针屁股。这还没有完,他们还把上百颗图钉一个个地按在了我的身上,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
承受下来的,大概跟药水有关吧。


等这些都做完了已经是半夜了,他们蒙上我的眼睛把我带上了车,把我赤身裸体的丢在了家门口,衣服和书包
丢在旁边。父母发现我的时候都吓了一跳,趁这邻居都不知道赶紧把我抱进了屋,给我松绑,帮我拔掉身上的大头
针和图钉,给我上药水。我沉沉的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一天一夜的轮奸实在是让我太累了,虽然
让我很兴奋,可每次的高潮都要消耗我不少的体力。妈妈发现我醒了就给我准备了我最爱吃的东西,等我吃完了后
才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就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她,当然我把吃精液这些事都隐瞒了,而且还说我的眼睛一直
都被蒙着,没有看见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我是不愿报警的,父母再三考虑后也决定不报警,毕竟这种事情对一个
女孩子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妈妈帮我去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我也就在家里好好的修养的一个礼拜。


身上的伤好的比平时快了一倍多,两天不到就痊愈了。我明显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皮肤变得更加白嫩水
滑,乳房也越发的丰满圆润,作为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身材皮肤都变得这么好我当然高兴了。但我身体最大的变
化就是轻微的刺激都能让我产生快感,就连小便是尿液的冲击都让我的身体一阵阵的甜美。早上起床的时候也会发
现有液体从阴道中流出,所以睡觉的时候都不敢穿内裤,起床的时候都在内裤里垫了卫生纸。一个星期后我去学校
了,衣服穿在身上绷得紧紧的,乳房变大了,以前的衣服就显得小了。


过了几天的平静日子,这天下午我在书包里发现了一张纸条,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我当时就紧张起来了,因为
照片里的我不但一丝不挂,而且还一脸媚态的主动吸吮男人的鸡巴。纸条上的话让我放学后到学校的实验大楼的顶
楼去,要不然的话就把我的照片贴在学校的黑板报上。放学后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到同学家去补习,就来到了实
验大楼的顶楼。5个男孩子在那抽着烟,我一眼就认出那时强奸过我的人。看到是他们我就知道又要被他们强奸了,
照理来说我应该是很恨他们的,可是再次看到曾经强奸过我的人,我居然没有什么恨意,反而有一种兴奋,内心好
象在期待他们来奸我。他们见我来了都高兴的围了过来,他们拽下了我的书包开始隔着衣服用力抓我的乳房,我没
有反抗,因为我的身体在他们面前已经不是秘密,而且乳房在他们的搓揉下慢慢的舒适涨大。我闭上眼睛享受着男
人带给我的快感,任凭他们去揉捏我的乳房和肉穴。后来我竟然主动的脱光衣服跪在地上把一个男人的鸡巴叼在嘴
里,深深的含进喉咙里。


「贱货!把屁股翘起来,我要操你的贱B!」


我乖乖的翘起屁股,嘴里还卖力的吃着鸡巴。男人抱着我的腰猛的一下就把他的阳具插进了我的BB里,「喔
……」我含着鸡巴舒服的哼了出来,嘴里更是紧紧的吸着。后面的男人一下一下用力的抽插着,前面的男人也呼应
着在我的嘴里一进一出把我的嘴巴当成BB插,每一下都深入我的喉咙里。


「小淫妇,舒服吗?」


「呜……呜……」我闷声的回应着。嘴里的鸡巴终于挺不住了,涨了一下就在我的嘴里发射了,弄的我满嘴都
是精液。我毫无羞耻的把精液吞进了肚子里,还为男人清理干净了鸡巴上残余的精液。后面的男人也将鸡巴从我的
BB里抽出来插进了我的屁眼里,一个男人示意后面的男人站起来,紧接着他就从前面把鸡巴插进了我的BB里。
前后的洞洞都被男人的鸡巴堵住了,女人身上的洞真是天生就给男人插的,我身上的三个洞都给男人插了,而且都
给我带来了舒适的快感。


「贱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刘丽。」


「恩,以后你要做我们的共同的女人,愿不愿意?」


「愿意,我愿意。哦……哦……」在男人的鸡巴下我什么都答应了。


「那好,你以后要听话,要随叫随到。」


「恩,我会听话的,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女人了,随你们怎么玩弄我都行。」


「好的,这才是听话的母狗,兄弟们,好好玩弄这个荡妇,把你们的精液都喂给她当晚饭。」


男人们呼应了一声,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插我的BB插我的屁眼并且把他们的精液都射进了我的嘴里,我也一
滴不漏的吃了下去。9点多的时候男人的兽欲都被我熄灭了,我的下身早已是一片狼籍,泄出的淫水一直淌到了脚
趾。我用内裤擦了擦,然后就穿上衣服,内裤是不能再穿回去了。他们临走的时候说我以后不准穿内衣裤,每天他
们都会来检查的,如果发现我穿了内衣裤句把我衣服扒个精光把我丢到操场上去。


打这以后我就成了他们的专属奴隶,虽然是被逼的,但每次被他们扒光衣服狂操的时候我又变得淫荡无比,那
个时候他们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只要他们把肉棒插进我的BB、屁眼和嘴巴里。慢慢的我变得越来越淫荡越
来越需要男人的鸡巴,甚至有的时候我都主动去找他们操我。在精液的滋润下窝棚变的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性感,只
是眉宇之间也不再有小姑娘的羞涩,而是呈现出一股淫荡的妩媚。


时间久了再漂亮的女人也会玩腻,他们连续玩弄了我两个月后操我的频率明显就少了许多,让我有好多时候不
得不自慰来解谗。但是他们并没有就此放过我,他们把我介绍给他们的亲戚朋友玩,偶尔还让我客串妓女帮他们赚
钱。最让我害怕跟刺激的是他们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对我进行调教、虐待。最先进行的是暴露调教,先只是简单的在
学校的实验楼里将我扒得精光只剩一双运动鞋,然后把衣服放在任何楼层的某个窗户上让我光着身子去找。因为是
晚上,实验楼里很少有人来,所以也就不用担心会被人看见。可是后来衣服越藏越远越藏越隐秘,有一次我在大楼
里找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找到,我当时都快要急哭了才告诉我衣服放在足球场的球门下了。实验楼和足球场隔了两
栋教学楼,而现在还有人在上夜课,路灯也还亮着,我只好躲在实验楼里等着路灯熄灭。接着他们把我带到一家夜
总会让我跳艳舞,开始的时候自然害怕、羞涩,可是后来我居然喜爱上了这种疯狂的暴露,以后我都主动的去跳艳
舞,而且可以赚地不少零用钱,当然不能被父母知道,要是被他们知道了不把我打死才怪。


男人们见我已经习惯了室内暴露就开始让我在室外露体,一般的地方都是在学校的操场、足球场和公园里。等
我习惯以后就给我套上狗环,用绳子牵着我逛街。那种一丝不挂走在路上随时都会被陌生人看见的感觉很是刺激,
每次光着身子走在马路上都让我高潮迭起、淫水直流。后来在白天他们也让我光着身子,在礼拜天的时候他们把我
带到郊区,在一片竹林里脱光了我的衣服给我留了些面包和饮料就带着我的衣服走了,说是下午的时候来接我,要
我一个人光着身子在这里过一天。我一丝不挂的在林子里转悠,不敢走出林子,因为有蚊子,只好不停的用竹叶赶
着蚊子,后来我找到一个小池塘,索性就脱了鞋子躺到水里去了,又凉快又能避蚊子,顺便游泳。男人们回来后看
见我悠然自得的样子都很生气,本来是想要羞辱我的没想到我是如此的淫荡,他们说要加加料提升调教了。他们用
树藤将我绑在竹子上用竹枝对我进行了长时间鞭打,开始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疼痛,可慢慢的就没有痛的感觉了,
可能是皮肤被抽打的麻木了。他们没有打脖子以上的地方,因为我特意要求他们不要打,因为那样会被人发现的。
他们一共打断了六根竹子才停手,把我打成了个血人,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血红的印子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全
身。


接下来就是训练我喝尿,他们先把尿拉在盆子里然后让我就着盆子喝下去,慢慢的就直接拉在我的嘴里把我当
夜壶。后来他们甚至装在我的水壶里让我当茶喝,其实尿比精液难喝多了,刚开始喝的时候我总是想吐,可慢慢的
也就习惯了,他们每个干过我的人都把尿拉给我喝,其中有几个家伙更是把我当成活体尿壶,他们长期把尿拉在我
的嘴里让我喝,就连在学校的时候他们也把尿拉在我的嘴里。


好在这种日子在高考后就结束了,因为高考后我和同学旅游去了,等旅游回来就上大学了,虽然我和淫荡,但
是我的学习还是很好的,正因为这样,父母才不怎么管我的。可正式因为三年的大学生涯让我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
淫娃荡妇,一个性奴隶。


刚进校门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也就没有心思去想别的东西,只是每天晚上情不自禁的自慰,而且还不
能让室友知道。


渐渐的校园生活越来越无趣,而心中的淫欲却越来越强,于是我就到一家夜总会上班,因为人长的漂亮,又是
大学生,夜总会的老板当然是求之不得。开始的时候只是做服务员,工资又低事也多,而且还经常被人揩油吃豆腐。
于是我就叫老板让我在包厢里做事,老板吃惊的看着我,因为谁都知道在包厢里上班的女孩子实际上都是做妓女的,
虽然也有女大学生在做小姐,但她们大都是被人拖下水的,不像我是自己要来的,所以老板才会感到奇怪,但他也
没说什么就把我安排在一间包厢里上班。


其实他不明白我到这里来根本就不是冲着钱来的而是因为我要满足自己的淫欲,在那里我被数不清的人玩弄,
老的少的,俊的丑的,而且还有女人。我不知道他们其中有没有人有性病,不过我是没有染上,虽然我被这么多的
人玩过。


其实真正的性交并不多,大部分的时候都是在做各种各样变态的性活动。比如被人五花大绑起来淋尿,灌肠,
鞭打。跪在地上给人当尿罐子,被绑吊起来在乳房上扎针。


曾经有一个变态的家伙把我的肛门穿插在一根胳膊粗的不锈钢棍子上,棍子是竖着立在地板上的,高度已经到
了我腰间,我踮着脚尖直直的挺立着。变态的男人把我的手绑在身后,把我全身都涂满了润滑液,而且还在我的脖
子上锁上项圈并用铁链固定在地板上,这样以来我就不可能通过跳跃来脱离插进我肛肠里的棍子上。我就这样痛苦
的过了一夜,每当我累了困了身体放松下沉的时候,棍子就狠狠的捅在我的身体里,一下就把我疼醒了。我就这样
不断的累着,痛着,醒着,痛苦的呻吟了一夜。变态男人走的时候也没有把我放下来,还是后来近来收拾的一个小
姑娘解救了我。也有人不虐待我的身体,却把精液尿液撒在地板上叫我舔食干净。这所有的性游戏都是经过我同意
才能做的,所以每当有人提出会造成永久伤害的游戏时我就拒绝了,比如火烧,烙虐,割乳头等。有一个家伙居然
想用烧红的铁棍插进我的阴道,当时我就叫保安把他打出去了。可是有一天,一个男人的出现,彻底改变了我的人
生轨迹,在他的面前,我甚至连母狗都不如。


那天是周末,我照常到夜总会上班,过了大概半小时的时候近来一个高高壮壮的中年男人,他一眼就看中我了,
并且要求我能去他的地方做。这只我第一次出台,感觉还是很新鲜的。看得出来他是有钱人,因为他开自己的车子
来的。他把我带到郊区的一栋别墅,进门的时候将我的衣服都脱光光了,他说进这栋别墅的女人都必须一丝不挂,
进门后我看见诺大的草地上养了7 、8 只巨大强壮的雄性狼狗,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孩背对着我们正在喂着这些狼狗,
她的身上横七竖八的交织着赤红的鞭痕,脖子上圈着一个狗环,听见有人进来她转过身来,我惊异的发现她竟然是
和我一个学校的,她叫王梅,是我们学校公认的美女,比我高一届。平时她在学校是出名的乖巧好学,但谁也想不
到她竟然在这里做性奴。


王梅看见我们就快步走上前来跪在男人的脚下俯首贴地:「性奴王梅欢迎主人,请主人好好赏赐梅奴,梅奴的
贱躯正在渴求主人的鞭责。」我觉得我已经够变态的了,没想到王梅已经如此奴性化了。男人掏出鸡巴插进王梅小
巧红艳的嘴里,我以为他是要王梅为他口交但却见男人在她的嘴里舒舒服服的尿了起来,王梅居然大口大口的咽了
下去,一滴也没有漏出来。


接下来就是纯粹的虐待了,男人把我和王梅带到地下调教室,先给我注射了一针红色的药剂让我和王梅跪在一
旁。他从墙上取下一根牛皮鞭就往我们身上招呼,皮鞭抽在我的身上一下就痛进我的骨髓里,我惨叫连连的满房间
乱爬,男人的鞭子像长了眼睛一样准确的落在我白嫩的肉体上。旁边的王梅不但没躲反而淫声依依的舒展开白皙柔
软的躯体让男人抽打她柔嫩的腋下、侧腰和阴道内侧的嫩肉。慢慢的我也不再觉得疼痛,鞭子抽在身上不再是刺骨
的痛楚,而是甜美的刺激,我的惨叫声也变成了淫荡的呻吟,舒适的接受男人的鞭笞。男人足足鞭打了一个多小时,
把我和王梅打的遍体鳞伤,但我们不但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还毫无羞耻的求男人更加用力的抽我们,我们的大脑已
经不会思考了,完全成了两只只知道快感的淫兽。


经过一晚的折腾我早已经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起来了,要做运动了。」王梅温柔的声音把我从梦中唤醒,我看了看钟,才五点。


「怎么这么早?」我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每天早上五点就要准时起床,给你把运动鞋穿上,出去跑步。」王梅递给我一双运动鞋。跑步?奴隶还要跑
步?怪不得她的身体那么好,每天经受那样的虐待精神和肉体居然还是那样的饱满亮丽。我跟着王梅一起梳洗完毕
就一丝不挂的出去跑步了,男人也和我们一起跑,我以前从来就不做运动的,今天可把我累惨了。回来的时候我都
不想动了,王梅准备早饭去了。早餐很丰富,有牛奶、鸡蛋和香肠,我们的食物和男人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要多吃
1000毫升的精液。


开始的时候我吃不下这么多的东西,王梅就帮我吃,可是后来随着运动量的增加,精液的份量也就慢慢的增加
了。我都不知道男人是从哪弄到这么多的精液,我心里很清楚这不是人的精液,因为男人的精液没有这么好喝。我
和王梅每天还是照常上学,只是在学校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衣服一条裤子,内衣裤是没有的,如果是大衣的话那身上
的衣服就只有这么一件了,而且再冷的天也是这样。几个月下来,我的体力越来越好,身体也越来越棒,对虐待的
需求也越来越强,在我的身上再也找不到羞耻的感觉,每天晚上和王梅抢着喝男人的尿,那些狼狗对我更是亲热的
不得了,男人对我们的表现很是满意。


大概3个月之后假期到了,我和王梅没有回家给家里打电话说在学校附近找了份假期工。男人说可以给我们做
进一步的调教了,就将我们带到一个像是高级会所的地方,在里面有三个穿白大褂的男人。


「他们是有名的外科医生,最拿手的就是整容手术和人体改造。」主人向我们介绍。


「董事长,这就是你说的那两个奴隶吗?长的很漂亮啊,看样子调教的很成功啊。让我门先来测试一下再来做
具体的安排。」接着他们把我和王梅倒吊在横梁上,先是用蘸了盐水的皮鞭抽打,我和王梅都是长期被主人抽打
过来的,对他们的鞭打基本上没有什么反映。他们见皮鞭没有效果,就用4寸长的钢针来扎我们的身体,刚开始的
时候真的很疼,可是一下子就不疼了,痛感都转化成了快感。这些男人真不愧是专业的,用针的技术已经到了炉火
纯青的地步,他们不是单纯的只在肉多的乳房、屁股上扎。他们能避过身体的器官要害、大血管和神经将女人的身
体穿透,就有几根长针从我和王梅的肚子上扎进去从后背穿出来,而我们除了兴奋居然感觉不到太大的疼痛。


「董事长,这两个女人真是极品,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烈受虐欲望的女人,我们有把握改造出前所未有的
超级性奴。」三个男人显然是信心满怀。


「她们就交给你们了,我正好要出国。」主人走了。男人给我和王梅各自注射了一针药剂后我就昏睡过去了,
接着他们在我身上注射各种各样的药剂,不停的在我身上做手术,而且长期把我们泡在药液里,就好象做了一个很
长的梦。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张病床上,皮肤变得更加白皙柔嫩,乳房又大了好几圈,越发的丰润挺拔,每个乳头都穿
刺了三个黄金乳环,乳晕的部分居然星星点点的镶嵌了一圈小钻石。等我坐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身体已经被彻底改
造过了,阴毛已经被永久的脱去了,阴蒂上也穿了孔戴上了一个亮银色的阴环,上面吊了个拇指大的珍珠。两片阴
唇更是每边都穿上了六个小巧的白金阴环,而本该长毛毛的地方文上了一只美丽的蝴蝶。肚脐眼里也嵌入了一块粗
大的红宝石,我试着想取下了,拉了几下才发现宝石的根部是深深的植入在我的腹腔里。背部从肩胛骨到盆骨的两
侧,顺着身体的曲线,在皮肤上对称穿刺了一排「)(」字型的肉孔,穿戴上了黄金打造的金环,一共40个,左
右对称的排列在我白嫩光裸的背上,一根红色的绸带像系鞋带一样穿过这些金环,在屁股的上方绑成一个蝴蝶结。
腋毛被彻底的清理干净,六快精致的紫水晶镶嵌在腋下,胳膊垂下就正好遮住,可是稍微抬抬手就能发现洁白的腋
下一闪一闪的发出淫糜的紫色光芒。两条肋部也蜿蜒文了两条眼睛蛇,在乳房的两侧张开大口还似要将乳房吞入口
中。蛇身上也用金、银和宝石华丽的装饰过了,特别是蛇的眼睛是用红宝石镶嵌的。从乳房下缘到肚脐红宝石的皮
肤上被揭去了五个圆形的皮,新长的皮肉像肉瘤一样高高的突起,整齐的排列在肚皮上,和肚脐眼上的红宝石相呼
应。手指和脚趾的指丫里都穿上了小小的白金环,舌头上也穿了孔,戴上了白金的入珠。


起来后觉得饥肠辘辘的,但房间里却没有食物和水,只是在墙角角落有一个塑料桶,里面装了满满一桶精液,
旁边还有一只勺子,我知道那就是给我准备的食物了。我一勺一勺的舀起精液饥渴的吃了下去,我一口气痛快的吃
了个饱,差不多吃掉半桶精液,撑的我肚子都鼓鼓的,这样我有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没有任何食物,只
是靠精液维持生活。我想他们应该在精液里放了营养素的,因为我只是吃精液也没有瘦弱或是精神萎靡。


终于男人将我带了出来,说是要给我做别的调教,在另一个房间里王梅在那里等待我的到来。她身体的改造和
我差不多,只是她阴部的文身是一朵美丽的玫瑰花。男人叫我和王梅接吻,我感到有些奇怪,接吻?我以前和王梅
可是天天都要做的。我和王梅激烈的相互吻着,男人拿来一根2厘米粗一尺长的红色塑料棒,叫我们含着塑料棒接
吻。天哪?那怎么做得到啊!至少一人要吞下半尺才可能接触到嘴唇,那还不的穿到我的胃里!男人看出了我们的
担心:「放心了,根据人体的构造,从胃部到口腔的距离至少有20厘米,半尺的长度是可以轻易吞下的,只是很
少有人去做,而且我们还改造了你们的身体。你们可以相互调教,先适应一下。」


我跪下仰起头张大嘴巴,王梅则用可食用润滑油给棒子做全面润滑,仅接着刚进我的嘴巴里顺着喉咙往下插。
刚插到小舌头的时候我因为紧张一下子就呛的之咳嗽,王梅怕我受伤连忙将棍子拔了出来,试了几次都是这样。男
人不耐烦了,抢过棒子就往我嘴里插,另外两个男人则死死的拽住我的头发。男人将棒子插到喉咙口的时候开始旋
转着往下插,等把我的喉咙撑开后就用力缓缓的将棒子插进我的喉咙,一路穿过食道插进了胃里,他们来回试了十
几遍直到每次都能顺利的插进我的胃里,然后再给王梅通喉咙,等她也完全适应后就叫我们开始穿喉接吻。


我们脸对脸躺在地上,各自咬着棒子的一端慢慢穿进自己的喉咙,经过我们各自辛苦的努力,终于我们的嘴唇
吻在一起了,但也是单纯的接触,这种样子怎么可能做什么正常接吻的动作呢。男人用铁圈扣在我们的脖子上,然
后用粗铁链将铁圈紧紧的连在一起,接着就在我们的屁股侧面烙上了一个象征奴隶身份的「奴」


字,用烧红的烙铁烫在皮肤上真是很痛苦,但我和王梅都不敢挣扎,因为我们的喉咙还被棒子穿在一起呢。我
们几乎是同时发出悲惨的闷叫,双手紧紧的绞在一起,屁股也强忍着巨痛而轻微的扭动。当男人把烙铁从我们身上
拿开的时候,我们的身上都出来一身的汗珠子。男人给我们上了些掺了精盐的药粉,当时把我和王梅疼的顾不上食
道里的棒子剧烈的扭动着,眼泪从我们的眼眶里哗哗的流了下来,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我们当人,完全就把我们当成
了牲口,在他们的眼里我们的地位甚至还不如一条流浪狗。男人就这样让我和王梅穿在一起过了一整夜,第二天早
上才把我们分开,当时我连声音都发不出了,我知道王梅也和我一样。


接下来男人说要给我们做提升痛苦承受力的训练,为期十天,男人说这十天将会是我们的地狱之旅。第一天男
人将我们吊在架子上,两只脚脖子都绑上了绳子被强行拉成了180度与地面水平。舌头被穿上一个铜环用结实的
细绳水平拽了出来,绳子在身体前面的横杠上转而向下,末端绑了个半斤重的砝码。乳头也用同样的方法向上斜斜
的拉起,阴唇上的环也挂上了砝码,只是每片阴唇上挂了三个,把我的阴唇拉成了长条形。完成这些后,男人开始
用SM专用的的钢针来扎我们的身体,针只有两寸长,至少有一寸插在了我的肉体里,乳房、屁股和大腿上的都已
经全部扎进去了,只剩下针屁股上的塑料把手。几百根针整整扎了半天才扎完,而且每半个小时男人就给在原有的
砝码下多加一个砝码,把我的舌头、乳头、阴唇越拉越长,同时也加剧的身体的痛苦。特别是阴部的六串砝码更是
将阴唇拉成了细长的一条,我都不知道自己的阴唇这么有韧性,虽然痛得不得了但就是没有撕裂。下午的时间男人
没有再理我们就让我们这么吊在架子上,整个下午都是痛晕过去又痛醒过来。晚上没有折磨我们让我们好好休息了
一晚,接下来的三天是是对子宫和大肠的调教,过程简单而痛苦,先是激烈的灌肠,然后就将气囊塞进子宫里,气
囊有管子连在空压机上,随着空气的灌入,气囊慢慢的变大将我的子宫撑大。先是一口气把我的子宫涨到怀孕4个
月大,保持20分钟把空气放掉,再将肚子涨起来,但是要比刚才的大一圈。这样20分钟一个循环,等子宫弄了
一个小时后就弄肛肠。连续调教了两天,最后一天直接把我们的肚子涨到怀孕10月的大小,大肠里也被长条形气
囊涨满,然后把将我们绑在柱子上保持大肚婆的样子一整天。后面的两天是阴道和肛门的扩张调教,用专业的扩阴
器和扩肛器一点一点的将肛门和阴道慢满的张开、保持、松开,再张开、保持、松开。后来男人将手插在我们的阴
道和肛门里,阴道更是难以置信的塞进了三只男人的大手,屁眼也被男人用脚踩了进去。最后的半天男人将我的双
脚插进了王梅的阴道屁眼,将她的双脚插进了我的阴道和屁眼里,然后将我们的4条腿紧绑在一起,接着是3条鞭
子在我们的身上咆哮。最后的4天我们像母狗一样被固定在机器上,肛门里插了一根啤酒瓶粗的假阳具,阴道里的
那根更是比我的小腿还粗,鸡巴的后面连着两根杆子,杆子通过曲轴安装在机器的皮带轮上。整整4天我们都在机
器上被巨大的假鸡巴插着,一秒钟都没有停下。男人给我们打针,喂我们喝水吃精液(自从到了这里,我们的食物
就只有精液)。我们的体力都是靠营养针支持的,但光靠营养针有是不够的,还得要吃精液来补充。我们几乎是连
续高潮了4天,要知道女人高潮是很消耗体力的,男人不愿不停的给我们打针,就给我们吊点滴,一瓶是营养液,
另一瓶是淫药,瓶子比医院里用的大几倍,里面的液体在这4天里从没有断过。药水里的水分通过出汗和淫水排出
体外,但药液的淫药成分就留在我的血液里,通过血液的流动输送到我全身的每个细胞。4天下来我除了性高潮就
什么都不知道了,除了高潮我也什么也不想要了。


两个月后主人回来了,正好假期也结束了,我和王梅要回学校去过正常学生过的日子。可我们在也不是以前的
自己了,我们的身体多了几十个环,阴道和屁眼里被长期插了两根巨大的鸡巴,鸡巴的末端用扣环直接扣在阴环上,
就算是做运动也不会掉出来。而且我们的食物除了精液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也不知道他们给我们用了什么药,
我们一餐不吃精液身体就会很难受,就像吸毒的人上瘾一样,好在主人每天都给我们供应了很多的精液,足够让我
们解谗。主人再没有调教我们,只是经常带着我们参加各种俱乐部的聚会,然后扒光我们的衣服,展示我们变态的
身体,当场表演吞精、喝尿、灌肠、绑吊、鞭打、兽交以及让所有的男人和我们性交,聚会也有不少女会员,她们
则是想尽办法来折磨我们。玩弄我们的人很多,而且大都是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经常在电视新闻里看得见,最让我
感到吃惊的是,居然还有我们学校德高望重的教授。真不知道主人是个什么样的通天人物,这么多的大人物都和他
有来往。后来在一次聚会中就把我和王梅送人了,王梅到哪里去了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我被送给了一个年近80的
老头,听说是元老级的老革命了。有人给我打针让我昏睡过去了,等醒来的时候我在一个刑讯室里,动不了,因为
我被赤裸的绑在十字架上。看见我醒了,看守的人就出去把老头推了进来,「女娃子,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弄
到这里?」老头对我发话了。我怎么会知道呢…我摇了摇头。


「在我18岁那年,那时候我奉命到国民党驻守的县城去打探消息,由于叛徒出卖我被捕了,白匪为了从我口
中套取消息对我威逼利诱,后来还专门从南京请了刑讯专家对我进行严刑拷打,足足折磨了我半年多,后来还是大
部队突然攻破县城才将我救了出去。当时对我刑讯拷打的是个女白匪,长的白白嫩嫩漂亮极了,可折磨起人来却是
心黑手狠,我这一身的伤疤都是她留给我。」说着他脱掉了他的衣服,在他身上布满了伤痕,有刀子割的,有烙铁
烙的,甚至身上有些地方的皮都被整块割掉了。


「她每天都要折磨我,割我的肉穿我的琵琶骨。可是在攻破县城的时候她却不见了,应该是被她逃跑了。后来
我在长征的路上奋勇杀敌,那都是我对白匪的恨。可让我最恨的是,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个臭婆娘,也许她
逃到台湾去了吧,现在就算没死也和我一样风烛残年了。正当我认为自己将遗憾的走完此生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
了你,你和那女白匪长得几乎是一模一样,所以我才要了你来,让你也尝尝我年轻时所受的罪。」我总算是明白了,
他是要把我当成他的仇人来折磨了,而且我还听他说他们已经给我办了死亡证明,说是在一次坐船的时候出了意外
掉在海里淹死了,而且尸体也没有能够打捞上来。换句话说就是他可以任意折磨我摧残我,就算把我大卸八块也不
会有任何问题的。


【完】